全国社会平均工资被平均背后:低收入人群工资没被统计

来源:华商头条2015-06-14 07:36:47

意料之中,新的社会平均工资(简称“社平工资”)再次以高于10%的平均增幅上涨。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2014年社平工资数据显示,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56339元,同比名义增长9.4%;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36390元,同比名义增长11.3%。

“社平工资的统计范围是规模以上企业人员的平均工资,低收入人群的工资并没有纳入进去,但社平工资的上调意味着与之联动的各项社会保险缴费工资基数和缴费金额也将随之上调,被平均的低收入人群恰恰是受此影响最大的群体。”6月11日,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社保费用上调后,低收入人群到手的工资势必更少,弃保现象很可能会有所增加。

工资增长背后

工资上涨,能够改善收入分配,增强居民购买力,但上涨的前提是日渐缩小收入差距,避免“冷热不均”。

记者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2014年全国平均工资49969元,比2005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的18405元高出2.7倍。

十年涨幅近三倍,但从统计对象来看,具体主要包括国有单位、城镇集体单位、股份合作企业、联营企业、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等单位,但不包括乡镇企业、个体工商户等。同时,工资总额统计范围是个人税前工资,不仅包括基础工资、奖金、各项津贴和补贴,还包括个人应缴纳的由单位代扣代缴的个人所得税、养老保险、住房公积金等个人账户的基金和税金等费用,并非仅是实际发到个人手里的现金计算。

“也就是说,低收入人群恰恰是被平均的那部分群体,这部分群体的工资涨幅远没有那么高。”唐钧强调,这样的统计数据有失公平。

据记者了解,2014年,全国有19个地区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为14.1%;23个地区制定了工资指导线,工资增长基准线普遍在12.4%左右。事实上,这样的涨幅与一些高收入行业薪酬的高歌猛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公开数据显示,央企年均工资为私企的4.2倍,部分高管职工的收入与员工甚至相差千倍,行业依靠垄断、资源配置优势等导致其薪酬增长过快直接导致了收入差距的增大。

事实上,从2006年至2013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均已形成了逐年增加的稳定格局,但从近几年的数据可以看出,无论是从每年平均工资的绝对值还是增长幅度来看,城镇非私营单位的数据均高出私营单位。

不过,在国家调节收入差距的大背景下,2014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同比增长率为9.4%,这是自2006年以来首次降到了10%以下,增长速度明显放缓。

弃保风险大增

社平工资的上调,意味着与之联动的各项社保缴费工资基数和缴费金额也将随之调整,尤其是社保缴费基数的上下限。

五项社会保险的单位缴费基数为本单位职工个人缴费基数之和,职工个人缴费基数为上年度本人月平均工资;但是,如果参保职工上年度本人月平均工资低于当地职工月平均工资40%的,则按40%核定缴费基数(部分地区为60%或按险种划分);参保职工上年度本人月平均工资高于全市职工月平均工资300%的,则按300%核定缴费基数(部分地区为600%)。

以北京为例,2014年度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为6463元,社保缴费基数上限则是按照北京上一年职工月平均工资的300%确定,也就是说,北京今年的社保缴费基数上限为19389元,较之去年的17379元提高了2010元;而下限的确定则根据险种不同有所区别,其中,基本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的社保缴费基数下限按照本市上一年职工月平均工资的40%确定,这两类保险今年的下限即为2585元,上涨268元;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的社保缴费基数下限按照本市上一年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确定,上述三种保险的下限则为3878元,上涨402元。

“大部分企业都是按照缴费基数的下限进行缴纳,以北京为例,企业和个人按照目前的最低标准缴纳的五险为每月1100多元,其中,个人缴纳260余元,单位接近850元,社平工资一旦上涨,调整后的个人缴费则为292余元,单位部分为981余元。”6月11日,北京市弘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律师杨保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这部分涨幅对于低收入人群的影响很大,企业的负担也有所增加,加之很多人对未来能拿多少养老金并不确定,现实中肯定存在为此弃保的人群。

记者了解到,受社平工资上涨影响的不仅限于在职员工,个人委托存档的灵活就业人员影响更大,这部分人群缴纳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时,缴费基数分三个档次,分别是以社平工资的40%、60%和社平工资为基数,因此社平工资上涨同时也会带动其缴费的提高。

“我的档案一直放在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社保都是按照最低标准缴纳的,几年前,我一年的社保费用是3000多元,现在已经涨到9000元了,如果社保再涨的话我就真的不想缴了,反正我老了想回安徽老家,听说在这边缴的再多,回到老家退休也是按照当地的社会平均工资。”6月11日,全职妈妈刘红艳对本报记者称。

杨保全告诉记者,多年来,虽然各地的社平工资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但地区之间的社平工资差距依然很大,对于流动人口而言,在社平工资高的地区缴费,然后在社平工资低的地区退休确实很不划算,但如果由低向高社平工资地区流动的话则大都设有门槛。


编辑:郭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