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彩虹熊的自述

来源:渭南广播电视台2020-11-23 07:54:37

安康毛绒玩具工厂里的彩虹熊。 陕西日报记者 陈嘉摄

大家好,我是彩虹熊,也叫Care Bear。我诞生在安康市恒口示范区恒安毛绒玩具厂,不久将和我的5万多只同伴一起去往大洋彼岸的美国。至于怎么跨过大洋,据示范区里的叔叔讲,我们将在安康无水港搭上火车到上海再坐轮船去那里,听起来真是一段奇妙的旅程呢!

我的父母诞生在美国,哥哥姐姐都诞生在中国的江苏扬州。而现在,很多同伴跟我一样都在安康诞生。据说,那个时候扬州的工厂里出现了用工荒,而安康有大量亟待就业的易地搬迁安置群众。供需对接,一拍即合。而且安康这边还提供免费厂房,水电租金也有优惠政策……

听人们讲,这样的迁徙之路是很普遍的,因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产业转移和动能转化。虽然不太理解这意味着什么,不过当我看到越来越多的毛绒玩具从安康411家新社区工厂里被生产出来,我能肯定安康需要我们。

我的诞生过程就跟很多贴牌制造的产品一样,工厂里的阿姨得到样品后,会按照哥哥姐姐的样子,开启我的生命之旅。以前,制造我们的原料,像pp棉、布料等都需要从省外运回来。如今,恒口示范区里就有原辅料企业,原料供应变得方便多了。接下来大致会经过高温印烫、全自动绣花、裁剪、缝制、充棉、手工、检验等步骤。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新社区工厂里的阿姨都特别勤劳、能吃苦。就拿缝制这道工序来说,她们平均每人一天就能缝制100只,很多熟练工缝制数量甚至达到200只,据说她们每月基本有2000元的收入。

她们住在离新社区工厂不远的凤凰社区,每天步行上下班。在扬州的时候,很多工人都集中住在厂区,基本上周末才能回家。而在这里的新社区工厂就不存在这个问题,阿姨们不仅能天天跟孩子见面,照顾家人的饮食起居,而且工作时间更加灵活。

就在两天前,一位记者姐姐来到这里。她特别关心疫情对我们工厂以及整个安康毛绒玩具产业的影响,跟负责人聊了很多。疫情期间,恒安毛绒玩具厂的出口订单不仅没有受到影响,还有所增长。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很多宅在家的欧美人,没法出去娱乐、社交,对毛绒玩具的需求就会激增,不仅是人用毛绒玩具,还包括宠物毛绒玩具。而且在那段时间,东南亚很多毛绒玩具厂因受疫情影响倒闭,但这里却“风景独好”。安康简直就是毛绒玩具“避风港”。10月份的时候,情人节的订单也陆陆续续开始出货,每天都能看见大卡车进出示范区,好不热闹!

最近有一件事情,在我们同伴之间传得沸沸扬扬。恒口文创产业“五大中心”将会诞生一只重量级本土毛绒玩具——鎏金铜蚕。“五大中心”离我们厂并不远,据说那里有高校教师研发基地,还有很多年轻的大学生设计师,专门进行毛绒玩具的设计研发,这位“重量级”同伴就出自他们之手。我们都充满期待,因为我们想跟它做朋友。一个曾经去过“五大中心”的同伴告诉我,“五大中心”真是太新奇了。那里有国内电商孵化区、跨境电商孵化区、直播短视频孵化区,而且不同的区域开设有不同主题的直播间,可同时容纳50个主播进行直播。我的同伴是作为主打产品被带进直播间的,那是它生平第一次“触网”,那次经历让它很难忘,它亲眼看见十几家毛绒玩具厂的“颜值担当”齐亮相。据说那次销量还真不错,订单“来势汹汹”。

虽然我即将离开安康,离开中国,但是我并不会孤单,因为每个月都会有很多出自安康的毛绒玩具去往美国。而且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在美国能见到那只鎏金铜蚕宝宝,也期待未来有更多“土生土长”的安康毛绒玩具走向世界。

记者 陈嘉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马艾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