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区以“三变”改革助推精准脱贫工作

来源:渭南新闻网2017-12-14 07:18:53

农村治理新模式 精准脱贫好帮手

——华州区以“三变”改革助推精准脱贫工作纪实

记者张博

农村“三变”改革开展以来,市委书记陆治原先后多次深入华州区调研指导,要求其尽快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为全市、全省乃至全国全面推进“三变”改革探出路子,做好示范。

今年11月27日,市委副书记、市长李明远在华州区调研脱贫攻坚及“三变”改革时指出,华州区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在实践中取得了明显成效,创造出的模式、经验值得在全市推广。

12月1日至5日,记者在华州区农业局负责农村“三变”改革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踏上了这块充满着生机与活力的热土——马北组属于华州街道办城内村,辖区内有全华州区最繁华的商业街——华州商铺,固定资产1460余万元,资源性资产69.74亩,经营性资产年收入高达360余万元。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富裕村”,长久以来却守着“金山”要饭。

2015年春节前夕,马北组村民每户“分”得了两万元。但是,这两万元却是村上“借”给村民的。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困局?马北组组长毋尚利说,村上集体经济快速发展,有钱了,村民的权利意识也在觉醒,大家都想分红。很多原来在外的人,都把户口迁回来了,以至于“矛盾越来越多”。

一方面要解放农村的生产力,大力发展集体经济,让集体经济真正惠及村民,一方面又要做到公平公正,让村民心服口服,如何取舍,如何平衡?长期以来,像马北组这样的“富裕村之困”,都没有得到一个完美的答案。

而与“富裕村之困”相对的另一种情况,则是很多农村集体“三资”的“长期沉睡”:集体土地资源流失、集体资产被黑恶、宗族势力“霸占”、集体资金成为个别村干部的“提款机”。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矛盾,给基层社会治理带了诸多问题。
  从2013年开始,一场以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农村集体三资管理改革、农村“三变”改革为契机,以精准扶贫为依托的农村治理模式的深层次变革,开始在华州大地悄然启幕。
  风乍起,一池春水被搅活。自此,摸清“三资”家底、推行电子账务、农民变身股民、土地确权登记、土地抵押贷款等一系列关涉农民切身利益的改革迎来“破冰”,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长期以来农村治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诞生了新时期农村治理的“华州模式”。
  摸清“三资”家底集体个人界限要分明
  华州区虽地处关中平原,但地形复杂,山地面积占到总面积的近60%———“南北走,有上有下;东西走,有沟有岔”,是老百姓对这里地形的形象概括。
  正因为如此,土地对这里的老百姓有着特殊的意义。但是长期以来,很多农村集体土地资源却存在严重的撂荒、流失问题。华州区农业局党委委员、农经局局长毕英萍说:“有些村子的集体土地被一些人占着,还不交租金,没有个说法。有些村子的土地没人种,没人管。在调查摸底中,确实发现过去农村‘三资’管理欠账太多,到了该好好理一理的时候。”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就像盖三层楼一样。直接让农民变身为股民来分红,这是直接到第三层。但是我们认为,摸清农村‘三资’家底,这个第一层的根基必须打好。”华州区农业局局长李卫涛告诉记者。
  从2013年9月开始,华州区启动了全区农村集体“三资”监管服务工作,要求健全完善利益联结机制,规范股份合作组织,优化股权量化办法,持续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三资”即资源、资产、资金。对于华州区而言,资源主要是土地资源和部分矿产资源;资产主要是集体的固定资产,如房屋、商铺、道路、机井、抽水站以及相应的附属品;资金主要是村组集体收入和账面资金等。
  去年以来,华州区委、区政府成立了由两个一把手担任组长、区委副书记和分管农业的常委副区长任副组长、29个相关部门为成员单位的八个专题工作组,建立了区委常委包镇、相关单位包村制度,各镇村也相应成立了“一把手”主抓的工作机构,在全区形成了“党政同责、镇村主责、齐抓共管、失职追责”的责任体系和强大合力。
  华州区依托乡镇农经站组建了农村集体“三资”管理服务中心,配备了40余名工作人员,将全区242个村(合并后变为135个村)的“三资”管理工作全部纳入镇办“三资”管理服务中心代理。
  “三资”摸底工作非常繁琐,而且工作量很大,耗时很长,中间需要解决的矛盾也很多,但这是“三资”改革的基础。摸清家底后,农村集体“三资”管理服务中心开始推行“会计电算化”管理,以电子手段代替传统的人工做账,村上报账员每月向镇办“三资”管理服务中心报账。报账数额不同,需要签字同意的人员也不同。比如金额在3000元到5000元之间,必须经过村民代表同意;超过5000元,必须召开全体村民大会。通过这一系列措施,彻底杜绝了传统时期村组账面不清、账票不符、白条报销、虚报谎报等问题。
  此外,镇办农经站要求经济活跃的村子,每月进行一次账务公示;经济状况一般的村子,至少3个月公示一次;重大事项均要随时公示。各“三资”管理服务中心配备有查询机,村民可以随时登录并查询村上账务,包括每一笔资金的数额、用途、去向、经手人等。同时,“三资”管理服务中心数据与区产权交易中心实现了联网,方便相关部门实时对村上账务进行监管。
  “还干部以清白,给农民以明白”。今年以来,华州区因农村集体经济纠纷引发的上访事件大幅下降。
  确权登记颁证土地抵押贷款初尝试
  在华州区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的LED屏幕上,工作人员为记者点开了GIS查询系统,屏幕上立即呈现出一幅“花花绿绿”的地图。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不同的色块代表不同的土地状态,绿色的是家庭承包地、蓝色的是待流转地块、桃红色的是已经完成流转的地块,黄色的则是被用于抵押贷款的地块。
  在摸清农村集体“家底”的同时,华州区顺应国家土地确权登记的要求,对全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地进行了勘验、确权、登记和颁证,并按照农村土地可以入市的要求,与金融机构合作,让农民手中的土地确权证真正发挥实效。
  华州区区长白晓林说:“过去我们是确权证发给农民就完了,确权证基本没有利用,农民也没有得到好处。现在我们逐步探索出了农民土地确权证抵押贷款的模式,对农民来说,这个证就不再仅仅是一个证了。它不仅彻底解决了农民贷款难、利息高、流程复杂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服务了群众,方便了群众,极大地助推了精准扶贫工作。”
  土地确权的过程中,华州区利用卫星成像技术,对全区的土地进行了空间拍照和测绘勾画,并在地图上为每家每户的承包地进行编号,让土地有了“身份证”。
  然而,有些土地因为界畔不清,或者存在其他纠纷,导致土地确权工作陷入困境。鉴于此,华州区农业局成立了土地“法庭”,专门负责仲裁和调解土地确权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纠纷。当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担当这个仲裁和调解的重任。为此,华州区农经局派遣了大量的业务骨干,前往外地考察学习,同时结合自身实际积极探索实践模式。这一制度性创新,成为农村土地确权工作顺利推行的保障。
  通过入户调查、实际勘察、多轮公示等手段,华州区基本完成了全区范围内的农村土地确权工作,并为农民颁发了土地确权证。之后,华州区农业局逐步将这些土地信息数据化,实现了留底、可查、有用。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拿到手里后,交易流转和抵押贷款便可大有作为。华州区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村民可以通过交易中心的网站系统发布流转信息,一些经营主体也可以通过该平台发布需求信息。双方沟通确定意向之后,签署农村产权交易成交确认书和相应的流转、出租、互换、转让合同。以上程序完成后,由农经局出具“鉴证书”,并整理归档。截至目前,华州区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共发布土地流转信息66期,成交土地面积达15700余亩,交易金额高达1200万元。
  在华州区从事现代农业经营的汤先生告诉记者:“过去土地流转过程中,往往存在私下毁约、违约的问题。现在交易双方签订相关合同之后,农经局给发放一个‘鉴证书’,这对于咱经营主体而言就是‘权威认定’,农民也吃了一颗‘定心丸’。”
  抵押贷款是华州区充分发挥土地确权证功能的一个重要创举,是其将农村土地确权与精准扶贫相结合的有益实践。农民贷款难、贷款贵,这些问题不是说仅仅通过土地确权就可以自然解决。鉴于此,华州区与金融机构合作,以确权后的土地作为质押,为农户贷款。毕英萍说:“信合给农民贷款,利息已经是最低了。贫苦户则是国家贴息,保本贷款。”
  那么,如何确定土地价值以及贷款数额,又如何确保个别农民不会利用政策去贷款挥霍?考虑到这一点,华州区对确权后的土地实行了分类管理,不同类别的地块价值不同,自然作为质押能够贷款的金额也不同。同时,华州区还明确规定,农户以土地确权证作为质押进行贷款,必须经过所有家庭成员签字同意,否则不予发放。
  “全区有20多个站点,农民可以就近申请贷款,信合在固定时间统一前往对接业务。”华州区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的信合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悉,目前华州区以土地作为质押发放的贷款已经达到了7000多万元,有力地撬动了农民自主经营的积极性,农村经济的发展活力得到了极大的释放。
  农民变股民开启乡村治理新模式
  让个人的归个人,让集体的归集体,只有界限分明,农民才能真正享受农村集体经济所带来的实惠。
  对于这一点,越来越多的华州农民都有很深的体会。今年7月1日,华州区杏林镇新民小镇召开“分红”大会。入股贫困户每人虽然只分到了300元,但是群众的“获得感”以及由此所开启的农村治理新模式,都是前所未有的。
  新民小镇是华州区最大的一个移民搬迁小区,共2000多口人,但其中仅贫困户就有上百户。2016年11月30日,新民小镇近300平方米的精准扶贫惠民超市建成并投用。115户贫困户每户出资2000元,便妥妥地成为了超市股东。平稳运行半年多之后,该超市的营业额突破了110多万元,毛利润达到了17万余元。超市留足日常运营的必要资金后,每一位入股的群众都拿到了300元的分红。除了惠民超市,新民小镇的生态养殖基地,以及依托秦岭北麓特殊农特产而搭建的农村电子商务平台,都采用了这种股份合作制。
  时间进入2017年11月,正是荷残藕肥之际。在华州区柳枝镇毕新社区,秦家村村民秦兴甲正在忙活着“打菜”。“过去基本不在咱这边干,没有莲菜池么。”秦兴甲告诉记者,过去自己都外出采莲菜,不仅成本大,而且有时候还要不到工钱。现在上千亩的莲菜池就在村子里,随时干活随时给工钱。
  如今的这一大片莲菜池,原本是柳枝镇毕新社区沿渭河边的1000多亩河滩地,多年以来基本撂荒。农村“三资”管理工作改革启动后,村上把这个土地收回来,通过招商引资的手段,以每亩600元的价格招标出租,不仅一下给村里带来了60多万的收入,而且让村民变身“股民”,共享改革成果。
  “招商引资落地之前,我们联合村民,采用入股的形式,修建了一条连接莲菜地与外界的水泥路。”毕新社区书记秦志坚说,“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这‘三变’不得了,变出了效益,变出了实惠。”
  昔日的河滩地变成了聚宝盆,像秦兴甲这样常年背井离乡的人,不用再外出打工。此外,村上的贫苦户也在莲菜基地找到了营生,而且还可以参与分红。“心里特别高兴。农民有一份收入,心里高兴得和啥一样。”11月15日,毕新社区村民王英侠接过农经局发放的股权证,连说“高兴”。
  虽然有的股民分红的数量还很少,也有的还没有获得分红,但如今的华州区,农民享受集体经济收益,已经成为铁定的事实。集体的家当升值还是贬值,和每一位村民都息息相关,而他们,也时时刻刻牵挂着自己的权利。
  随着产权制度、“三资”管理制度的深入改革以及“三变”改革的加速推行,华州区很多农村的集体经济焕发了前所未有的活力,而同时也带来了像马北组那样“守着金山要饭”的问题。
  改革有了成果,有钱了,问题也就来了。毕英萍说:“有的人户口在城里,一个月挣几千元工资,到村上闹着要分红,所以必须建立公平公正的分配机制。”
  乱麻要用快刀斩,华州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员资格界定”:嫁出去的女、公务员身份、事业单位上班的人员,一律没有“分红”资格。马北组村民代表王秀芳,丈夫是公务员,因此被取消分红资格。她说:“产权改革进行人员界定,很好!人都要理智哩,不能光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如今,马北组的“股民”资格界定,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组长毋尚利说:“我再不用为这得罪人了!该分不该分,都有政策在这里。”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部分村干部擅权染指集体“三资”,华州区在农村党支部、村委会和监委会之外,设立了农村集体经济股份组织,专门负责农村集体经济诸事项。这一改革创举,依托的是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变革,给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奠定了组织基础。
  华州区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三资”管理改革、“三变”改革等方面的种种创新性举措,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农村治理的“华州模式”,引发了中省市各级领导以及兄弟单位的广泛关注。自2015年挂牌成立以来,华州区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先后接待前来视察、学习和调研的人群180多批,共计8000余人。
  华州区也因此收获了诸多荣誉,并开始不断承接中省市“三农”改革的重点项目。2014年,华州区被农业部授予“全国农村集体‘三资’管理示范县”;2015年,华州区被确定为“陕西省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试点县”。2017年5月,华州区被授予“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区)”,是全国100个试点县(区)之一,全省仅有两家。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拓宽农民收入渠道,开创农村治理新模式,既是时代赋予的伟大使命,又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内在要求。面对纷至沓来的荣誉,华州区委书记霍文军说:“下一步,我们将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因地制宜、分类实施,全面落实乡村振兴战略,探索建立具备城市功能的‘村级市’,促进农村人口就地城镇化。”

编辑:张祯